<b id="a6mva"></b><menu id="a6mva"><noframes id="a6mva"></noframes></menu>
      <b id="a6mva"></b>
        <u id="a6mva"></u>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中華人民共和國應急管理部
            首頁 > 新聞 > 國家礦山安監局要聞
            2022-06-17 16:37來源:應急管理部政府網站

            應急管理部公布一批“一案雙罰”典型執法案例

            推動企業主要負責人扛好安全生產“第一責任”

            今年6月是第21個全國“安全生產月”,主題為“遵守安全生產法,當好第一責任人”。新修改的安全生產法明確規定,生產經營單位主要負責人是本單位安全生產第一責任人,對本單位的安全生產工作全面負責。為進一步推動企業主要負責人履行好第一責任人職責,發揮好“關鍵少數”作用,應急管理部近日公布一批典型執法案例,在執法活動中,不僅對存在違法行為的企業,同時還對企業主要負責人不履行法定職責違法行為嚴格依法實施行政處罰,督促企業主要負責人帶頭尊法、學法、守法、用法,自覺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嚴格加強安全管理,全力防范安全風險,及時消除事故隱患,堅決遏制事故發生。

            案例1:國家礦山安全監察局山西局對山西壽陽段王煤業集團有限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孫某行政處罰案

            2022年3月8日至10日,國家礦山安全監察局山西局行政執法人員在對山西省晉中市山西壽陽段王煤業集團有限公司開展執法檢查時,發現該公司存在4項違法行為:15號煤五采區西翼150506、150508兩個采煤工作面在2022年2月26日至3月9日期間同時作業,屬于超能力、超強度組織生產;部分工作面甲烷濃度超出設定值,但安全監控系統未執行斷電動作,存在系統無法正常運行問題;提供的《150506綜采工作面抽采達標評判報告》為虛假報告;礦井人員位置監測系統不具備檢測標識卡是否正常和唯一性的功能,導致系統不能正常運行,無法準確監測礦井人員位置。上述違法行為分別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三十六條第一款,《煤礦安全監察條例》第四十五條,《國務院關于預防煤礦生產安全事故的特別規定》第八條第二款第一項、第十五項,《煤礦重大事故隱患判定標準》第四條第四項、第十八條第六項的規定。處罰情況:3月22日,國家礦山安全監察局山西局依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九條第二項、《煤礦安全監察條例》第四十五條、《國務院關于預防煤礦生產安全事故的特別規定》第十條第一款以及《安全生產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辦法》第五十三條的規定,對山西壽陽段王煤業集團有限公司上述4項違法行為分別裁量、合并處罰,作出警告、停產整頓30日、罰款人民幣410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對該公司主要負責人孫某作出罰款人民幣30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

            案例2:江蘇省無錫市江陰市應急管理局對江陰市龍騰管件有限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吳某龍行政處罰案

            2022年4月6日,江蘇省無錫市江陰市應急管理局行政執法人員在對江陰市龍騰管件有限公司進行執法檢查時,發現該公司存在4項違法行為:未按規定在開料車間、修片車間兩處天然氣閥組使用點和丙烷氣瓶存放點設置可燃氣體報警裝置;開料車間配電箱未按規定設置明顯的安全警示標志;該公司聘請的第三方安全服務公司于3月1日提出九條一般隱患,至檢查當日仍有一條未采取措施及時整改;該公司自2021年以來未組織開展有限空間作業應急演練。上述違法行為分別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三十五條、第四十一條第二款、第八十一條,《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第二十條第一款的規定。該公司主要負責人吳某龍存在兩項違法行為:未組織及時消除生產安全事故隱患,未組織制定并實施生產安全事故應急救援預案,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二十一條第五項和第六項的規定。處罰情況:4月19日,江蘇省無錫市江陰市應急管理局依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七條第六項、第九十九條第一項、第一百零二條,《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第八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以及《安全生產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辦法》第五十三條的規定,對江陰市龍騰管件有限公司上述4項違法行為分別裁量、合并處罰,作出罰款人民幣18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依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對該公司主要負責人吳某龍作出罰款人民幣4.1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

            案例3:山東省應急管理廳、淄博市應急管理局對中石化齊魯分公司勝利煉油廠和11家外包單位以及該公司主要負責人張某光和分管負責人劉某合行政處罰案

            2022年4月25日至5月2日,山東省應急管理廳行政執法人員對中石化齊魯分公司勝利煉油廠開展專項執法檢查,發現該煉油廠存在二硫磺車間P107B泵保護接地設置不規范等13項違法行為,分別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三十六條第一款和第二款,《危險化學品重大危險源監督管理暫行規定》第十三條第四項、第十九條和第二十三條第三款的規定。該公司主要負責人張某光存在兩項違法行為:未組織實施安全生產規章制度,未組織及時消除生產安全事故隱患,分別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二十一條第二項和第五項的規定;分管負責人劉某合存在兩項違法行為:未協助主要負責人組織實施安全生產規章制度;未協助主要負責人及時消除生產安全事故隱患,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二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行政執法人員同時還發現該公司委托的山東齊商建設有限公司等11家外包單位存在特種作業人員未按規定接受培訓違規上崗作業的違法行為,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三十條第一款的規定。處罰情況:5月31日,山東省應急管理廳依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四條第一款和第九十六條的規定,對該公司主要負責人張某光和分管負責人劉某合分別作出罰款人民幣3萬元和2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6月14日,經山東省應急管理廳指定管轄,淄博市應急管理局依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九條第二項和第三項,《危險化學品重大危險源監督管理暫行規定》第三十二條第三項、第三十四條第四項、第五項,《安全生產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辦法》第四十六條第二項和第五十三條的規定,對中石化齊魯分公司勝利煉油廠的13項違法行為分別裁量、合并處罰,作出罰款人民幣21.8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依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七條第七項的規定,對山東齊商建設有限公司等11家外包單位作出共計罰款人民幣19.5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

            案例4:山東省濟寧市梁山縣應急管理局對山東臻匠美家家居有限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吳某能行政處罰案   

            2022年4月25日,山東省濟寧市梁山縣應急管理局行政執法人員在對山東臻匠美家家居有限公司進行執法檢查時,發現該公司存在4項違法行為(其中涉及“粉六條”的違法行為1項):砂光機作業場所未按規定及時規范清理粉塵,現場積塵嚴重;噴漆房未按規定設置可燃氣體報警裝置和防爆電器設備設施;干式除塵器鎖氣卸灰裝置已失效;特種作業人員王某田低壓電工特種作業操作證未復審且違規上崗作業20余次。上述違法行為分別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三十條第一款和第四十一條第二款等規定。該公司主要負責人吳某能存在未組織制定并實施本單位安全生產規章制度的違法行為,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二十一條第二項的規定。處罰情況:5月23日,山東省濟寧市梁山縣應急管理局依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七條第七項、第一百零二條以及《安全生產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辦法》第五十三條的規定,對山東臻匠美家家居有限公司上述4項違法行為分別裁量、合并處罰,作出罰款16.5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依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對該公司主要負責人吳某能作出罰款人民幣2.5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

            案例5:四川省綿陽市安州區應急管理局對綿陽勝泰機械有限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葉某勝行政處罰案

            2022年3月21日,四川省綿陽市安州區應急管理局行政執法人員在對綿陽勝泰機械有限公司開展執法檢查時,發現該公司存在3項違法行為:行車吊鉤防脫裝置處于失效狀態;羅某松、肖某、王某星等3人未持有焊接與熱切割作業操作證仍違規上崗作業;該公司未對從業人員進行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也未建立安全教育和培訓檔案。上述違法行為分別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和第四款,第三十條第一款、第三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該公司主要負責人葉某勝存在兩項違法行為:未對臺鉆等設備組織制定并實施安全生產操作規程,未組織制定并實施本單位2022年度安全教育和培訓計劃,分別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二十一條第二項和第三項的規定。處罰情況:3月25日,四川省綿陽市安州區應急管理局依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七條第三項、第四項和第七項以及《安全生產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辦法》第五十三條的規定,對綿陽勝泰機械有限公司上述3項違法行為分別裁量、合并處罰,作出罰款人民幣3.5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依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對該公司主要負責人葉某勝作出罰款人民幣2.3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

            案例6:貴州省六盤水市鐘山區應急管理局對首鋼水城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龍某行政處罰案

            2022年5月7日至9日,國務院安委會貴州省工貿行業專項督導幫扶組在首鋼水城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開展抽查檢查時,發現該公司存在多項違法行為,督導幫扶組隨即將案件線索移交給屬地監管部門。貴州省六盤水市鐘山區應急管理局接到移送線索后立即按程序立案查處,確認該公司存在23項違法行為。其中涉及“鋼八條”的違法行為共有4項:煉鋼轉爐操作室違規設在鐵水吊運影響范圍內;煉鋼鋼水跨西側鋼包熱修工位未按規定設置高度不小于2米,寬度超出熱修工作區1米以上的實體耐火擋墻;4號高爐風口以上平臺和3號、4號高爐重力除塵器卸灰平臺以及煤氣柜進出口管道地下室未按規定設置固定式一氧化碳監測報警裝置,風口平臺固定式一氧化碳監測報警裝置數量不足;鑄鐵車間吊運鐵水的起重機不符合冶金起重機相關要求;煉鋼渣跨未使用帶固定式龍門鉤的冶金鑄造起重機。檢查發現的23項違法行為分別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三十六條第一款、第四十一條第二款,《工貿企業有限空間作業安全管理與監督暫行規定》第六條第二款、第七條、第八條、第十二條第二款、第十八條和第十九條第二項等規定。該公司主要負責人龍某存在未組織及時消除生產安全事故隱患的違法行為,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二十一條第五項的規定。處罰情況:6月13日,貴州省六盤水市鐘山區應急管理局依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九條第二項、第一百零二條,《工貿企業有限空間作業安全管理與監督暫行規定》第二十八條、第二十九條第一項、第三十條以及《安全生產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辦法》第五十三條的規定,對首鋼水城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上述23項違法行為分別裁量、合并處罰,作出罰款人民幣51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依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四條第一款,對該公司主要負責人龍某作出罰款人民幣2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

            案例7:云南省曲靖市富源縣應急管理局對富源錦鴻金屬制品有限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陳某健行政處罰案

            2022年4月27日,應急管理部明查暗訪組在云南省曲靖市富源縣富源錦鴻金屬制品有限公司檢查時,發現該公司存在多項違法行為,明查暗訪組隨即將案件線索移交屬地監管部門。云南省曲靖市富源縣應急管理局接到移送線索后立即按程序立案查處,確認該公司存在8項違法行為。其中涉及“鋁七條”的違法行為3項:固定式熔煉爐鋁水鑄造流程設置的應急儲存設施容量不足;固定式熔煉爐液位傳感器未設置在流槽與模盤接口處;固定式熔煉爐高溫鋁水出口配置的液位傳感器未與流槽上的快速切斷閥和緊急排放閥實現聯鎖。該公司主要負責人陳某健存在未組織履行建設項目安全評價手續的違法行為。上述8項違法行為分別違反了《安全生產法》第三十一條和第四十一條第二款等規定。處罰情況:5月11日,云南省曲靖市富源縣應急管理局依據《安全生產法》第九十八條第一項、第一百零二條以及《安全生產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辦法》第五十三條等規定,對富源錦鴻金屬制品有限公司上述8項違法行為分別裁量、合并處罰,作出罰款人民幣16.5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并對該公司主要負責人陳某健作出罰款人民幣2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

            責任編輯:李靜

            相關鏈接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久久久久久鸭视频